中华鲟的人工养殖之路


时间: 2013-06-01 15:18:50 来源:海峡导报 关键词:中华鲟  

  烧钱 养殖中华鲟就像个无底洞

  人工、场地、水电、饲料、就医,甚至连放流,在债主们眼里,都是拖垮厦门中华鲟繁育基地的负担所在。债主们“闹事”的背后,是中华鲟养殖“只出不进”的模式,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养殖的尴尬,14年,500条中华鲟花费超6000万元,收入却仅有200多万元,还有20多家“陪葬”的企业。

  14年人工费400万元

  没有看到池塘中的中华鲟,不会有人把汀溪路上这个不起眼的院落,和濒临灭绝的“水中大熊猫”联系在一起。为了让我们一睹中华鲟的风姿,养殖基地的老李和另一个工人穿上专用防水服,顶着30多℃的高温,走下池塘。

  虽然好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,但老李还是很关心这些来自几亿年前的生物。和其他4个工人一样,因为中华鲟不能离人,老李就住在养殖基地的两层小楼里,简单搭盖的床铺、简易堆砌的炉灶,每月2500元。

  “工人数量不多,但费用其实也不少。”作为曾在这里“服役”14年的管理者,李先生对基地的日常运作了如指掌,5个工人每月12500元,加上饮食起居等费用,每月人工差不多15000元,一年下来,普通工人的支出就要18万元。14年,普通工人工资就是252万元。

  这还不算李先生这位管理者。如果按照年薪10万元计算,14年,管理者的费用是140万元。这就意味着,14年来,养殖基地的人工成本接近400万元。

  场地、水电花费近千万

  “现在看到的养殖基地,曾经是个养鳗场,松浩打算养中华鲟时租下来的,当时投入300多万元进行改造。”李先生告诉导报记者,养殖场场租每年14万元,14年来,除了最近欠下的2万元,基地已经支付了190多万元的场租。

  不仅如此,因为特殊的生长习性,中华鲟对养殖用水的要求较高,为避免水质恶化引发疾病,基地要不断补给新活水来保证养殖环境,每年用水量达200多万吨,每个月的水费平均要2万元,电费相对较少,也要5000元/月。“稍微计算一下就知道,每月2万,14年336万元。电费一年6万元,14年84万元。”这些年,松浩为养殖中华鲟,在场地、水电上已花费过千万。

  就医费早超千万

  如果仅需要具备上述条件,中华鲟或许也不会遭遇“灭顶”的危机。

  1999年,松浩成立,从莆田引进2000尾中华鲟苗,此后的三四年,又不断从中国水产研究院引进鱼苗。几年时间,松浩就成了我国最大的中华鲟后备亲鱼资源储备基地。

  “鱼苗拿来也就牙签那么大,是老板和我们的精心培育,才有今天几十公斤的大鱼。”指着水中自由游动的中华鲟,李先生告诉导报记者,2年时间,中华鲟才能从鱼苗长到5公斤大小,这个过程中有将近60%的鱼苗会死掉。从5公斤长到60多公斤,平均死亡率又有60%。也就是说,引进1000尾的中华鲟鱼苗,最终只有160尾成活。还有,就像成长中的孩子,中华鲟也会遭遇疾病、意外,时常需要医疗救助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长期向松浩提供医疗、技术支持的人在湖北,平均每两个月来一次,差旅、住宿都由松浩负担。“平均计算,包括治疗、药物、常规看护,每年花在就医上的费用就要80万-100万元。”李先生回忆,14年下来,这部分支出早就超过1000万元了。

  伙食费一天就要2.5万元

  中华鲟要迅速成长,还需要营养搭配的饮食——— 鱼、虾和人工饲料。

  知情人士说,目前养殖基地500多条中华鲟,平均70公斤,按照3%的投饵量,每天理论需要2.1吨的饲料,每月光饲料就要60多吨。

  “基地现在每天需要饲料3吨左右,每吨成本8500元,500多条中华鲟每天的伙食费就要25500元。”连连叹气后,李先生说,现在,连工人工资都掏不出来,更别说一个月就将近80万元的饲料费了。而在过去14年里,饲料花费也超过1000万元。

  收入 除了补贴就没有其它进项

  唯一收入是200多万的补贴其实,上述所说的只是养殖基地费用的粗略概算。

  中华鲟繁育及保护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工程,在养殖场地、水源方面都有比较苛刻的要求,基地每年要投入500多万元。

  十几年来,整体投入超过6000万元。

  每一笔金额不小的支出,都需要真金白银,那么钱从哪里来?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在养殖中华鲟的14年里,除了放流得到的200多万元收入,松浩实业老板李庭前没有因中华鲟得到一分钱好处。

  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中华鲟禁止买卖,该基地的收入来源只能靠每年中华鲟增殖放流的补贴。

  李先生回忆,十多年来,增殖放流总共有3次。第一次是2001年放流1万尾中华鲟,补贴30万元。第二次是2008年,放流100尾,补贴60多万元。第三次是2010年,放流300尾,补贴126万元,这是放流补贴最多的一次。

  “其实,今年也到了可以放流的时候,但基地现在这个样子,根本没人有心思准备投标等事宜。”面如凝霜,李先生说,就算可以放流,每尾4000元的补贴,与基地现在面临的困境相比,也是杯水车薪。

  20多家公司也奄奄一息

  养殖基地几近瘫痪,甚至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,更糟的是,李庭前的其他公司也被拖垮了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李庭前先后参股和入股20多家公司,但因为中华鲟养殖“只出不进”,大把的资金都付诸东流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李庭前今年刚到不惑之年,做进出口而发家的他,曾经一年就能赚1000多万元。知情人士说,刚开始养鱼那几年,他把一半利润投进基地,后来是七八成,再后来,撑不下去了,就从别的公司抽借资金。

  这就是个恶性循环。对李庭前的生意略有了解的知情人士表示,2006年开始,美元兑人民币开始贬值,公司利润一路下滑;日本、韩国贸易环境恶化,石材出口遭遇“寒流”;投资在德化的石矿生意被搁置……

 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,可是中华鲟的花费却一分也不能少,如今,这20多家公司也奄奄一息,而最开始出资的那家贸易公司,现正因欠薪被员工投诉。

  就算放流也要先花钱

  事到如今,养殖基地显然已经无法再对这些宝贝负责,有人给李先生出了个主意:将这些中华鲟放流,让它们回归海洋,自然选择。

  放流?没有任何措施的放流,等同于谋杀。

  李先生说,如果不是技术上的问题,他们的养殖基地完全可以在最辉煌的时候,收获硕果。

  因为按照初期规划,中华鲟8年即可繁殖下一代,数量和质量会有突破。8年,正是基地最辉煌的时候。但事与愿违,8年过后,2008年,专家研究发现,雄性中华鲟需要16年才会性成熟,而雌性则需要18年。

  “也是在那个时候,老板的公司开始入不敷出,不得已放流了一部分中华鲟。”李先生说。

  放流的中华鲟一般体形在20公斤左右,放流前需要将它们“海化”,让它们提前适应海水环境,学会自然捕猎,这个过程至少需要花费30万元。

  打开电脑,导报记者找到了几年前松浩放流的消息。尽管有卫星跟踪定位,但知情人士透露,放流进大海的中华鲟,大部分都凶多吉少。

网站声明: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有问题,请联系中国水产网。

感谢你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!

提醒:打赏金额将直接进入对方账号,无法退款,请您谨慎操作。

水产专题

    草鱼
    鲍鱼
    罗非鱼
    大闸蟹

主办: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
协办: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水产业商会 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水产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常务理事单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单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单位 2011中国电子商务百强 中国电子商务应用人才指定专业资质培训机构
邮箱:kefu@zgsc123.com 市场及广告合作: 13671141874
qq图片 客服Q
中国水产网官方QQ群 官方群